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山野掇拾

時間:2011-12-06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朱自清 點擊:


《山野掇拾》①

 

    我最愛讀游記,F在是初夏了;在游記里卻可以看見爛漫的春花,舞秋風的落葉… — —都是我惦記著,盼望著的!這兒是白馬湖讀游記的時候,我卻能到神圣莊嚴的羅馬城,純 樸幽靜的Loisieux村——都是我羨慕著,想象著的!游記里滿是夢:“后夢趕走了 前夢,前夢又趕走了大前夢。”②這樣地來了又去,來了又去;像樹梢的新月,像山后的晚 霞,像田間的螢火,像水上的簫聲,像隔座的茶香,像記憶中的少女,這種種都是夢。我在 中學時,便讀了康更甡的《歐洲十一國游記》,——實在只有(?)意大利游記——當時做 了許多好夢;滂卑古城最是我低徊留戀而不忍去的!那時柳子厚的山水諸記,也常常引我入 勝。后來得見《洛陽伽藍記》,記諸寺的繁華壯麗,令我神往;又得見《水經注》,所記奇 山異水,或令我驚心動魄,或讓我游目騁懷。(我所謂“游記”,意義較通用者稍廣,故將 后兩種也算在內。)這些或記風土人情,或記山川勝跡,或記“美好的昔日”,或記美好的 今天,都有或濃或淡的彩色,或工或潑的風致。而我近來讀《山野掇拾》,和這些又是不 同:在這本書里,寫著的只是“大陸的一角”,“法國的一區”③,并非特著的勝地,膾炙 人口的名所;所以一空依傍,所有的好處都只是作者自己的發見!前舉幾種中,只有柳子厚 的諸作也是如此寫出的;但柳氏僅記風物,此書卻兼記文化——如Vicard序中所言。 所謂“文化”,也并非在我們平日意想中的龐然巨物,只是人情之美;而書中寫Loisi eux村的文化,實較風物為更多:這又有以異乎人。而書中寫Loisieux村的文 化,實在也非寫Loisieux村的文化,只是作者孫福熙先生暗暗地巧巧地告訴我們他 的哲學,他的人生哲學。所以寫的是“法國的一區”,寫的也就是他自己!他自己說得好:
    我本想盡量掇拾山野風味的,不知不覺的掇拾了許多掇拾者自己。(原書261頁。)
      、賹O福熙的游記集。
    ②唐俟先生詩句。
    ③序中語。


    但可愛的正是這個“自己”,可貴的也正是這個“自己”!
    孫先生自己說這本書是記述“人類的大生命分配于他的式樣”的,我們且來看創他的生 命究竟是什么式樣?世界上原有兩種人:一種是大刀闊斧的人,一種是細針密線的人。前一 種人真是一把“刀”,一把斬亂麻的快刀!什么糾紛,什么葛藤,到了他手里,都是一刀兩 斷!——正眼也不去瞧,不用說靠他理紛解結了!他行事只看準幾條大干,其余的萬千枝 葉,都一掃個精光;所謂“擒賊必擒王”,也所謂“以不了了之”!英雄豪杰是如此辦法: 他們所圖遠大,是不屑也無暇顧念那些瑣細的節目!蠢漢笨伯也是如此辦法,他們卻只圖省 事!他們的思力不足,不足剖析入微,鞭辟入里;如兩個小兒爭鬧,做父親的更不思索,便 照例每人給一個耳光!這真是“不亦快哉”!但你我若既不能為英雄豪杰,又不甘做蠢漢笨 伯,便自然而然只能企圖做后一種人。這種人凡事要問底細;“打破沙缸問到底!還要問沙 缸從哪里起?”①他們于一言一動之微,一沙一石之細,都不輕輕放過!從前人將桃核雕成 一只船,船上有蘇東坡,黃魯直,佛印等;或于元旦在一粒芝麻上寫“天下太平”四字,以 驗目力:便是這種脾氣的一面。他們不注重一千一萬,而注意一毫一厘;他們覺得這一毫一 厘便是那一千一萬的具體而微——只要將這一毫一厘看得透徹,正和照相的放大一樣,其余 也可想見了。他們所以于每事每物,必要拆開來看,拆穿來看;無論錙銖之別,淄澠之辨, 總要看出而后已,正如顯微鏡一樣。這樣可以辨出許多新異的滋味,乃是他們獨得的秘密! 總之,他們對于怎樣微渺的事物,都覺吃驚;而常人則熟視無睹!故他們是常人而又有以異 乎常人。這兩種人——孫先生,畫家,若容我用中國畫來比,我將說前者是“潑筆”,后者 是“工筆”。孫先生自己是“工筆”,是后一種人。他的朋友號他為“細磨細琢的春臺”, 真不錯,他的全部都在這兒了!他紀念他的姑母和父親,他說他們以細磨細琢的工夫傳授給 他,然而他遠不如他們了。從他的父親那里,他“知道一句話中,除字面上的意思之外,還 有別的話在這里邊,只聽字面,還遠不能聽懂說話音的意思哩”②。這本書的長處,也就在 “別的話”這一點;乍看豈不是淡檔的?緩緩咀嚼一番,便會有濃密的滋味從口角流出!你 若看過瀼瀼的朝露,皺皺的水波,茫茫的冷月:薄薄的女衫,你若吃過上好的皮絲,鮮嫩的 毛筍,新制的龍井茶:你一定懂得我的話。
      、傧滴覀兊耐猎。
    ②原書171頁。


    我最覺得有味的是孫先生的機智。孫先生收藏的本領真好!他收藏著怎樣多的雖微末卻 珍異的材料,就如慈母收藏果餌一樣;偶然拈出一兩件來,令人驚異他的富有!其實東西本 不稀奇,經他一收拾,便覺不凡了。他于人們忽略的地方,加倍地描寫,使你于平常身歷之 境,也會有驚異之感。他的選擇的工夫又高明;那分析的描寫與精彩的對話,足以顯出他敏 銳的觀察力。所以他的書既富于自己的個性,一面也富于他人的個性,無怪乎他自己也會覺 得他的富有了。他的分析的描寫含有論理的美,就是精嚴與圓密;像一個扎縛停當的少年武 士,英姿颯爽而又嫵媚可人!又像醫生用的小解剖刀,銀光一閃,骨肉判然!你或者覺得太 瑣屑了,太膩煩了;但這不是膩煩和瑣屑,這乃是悠閑(Idle)。悠閑也是人生的一 面,其必要正和不悠閑一樣!他的對話的精彩,也正在悠閑這一面!這才真是Loisie ux村人的話,因為真的鄉村生活是悠閑的。他在這些對話中,介紹我們面晤一個個活潑潑 的Loisieux村人!總之,我們讀這本書,往往能由幾個字或一句話里,窺見事的全 部,人的全性;這便是我所謂“孫先生的機智”了。孫先生是畫家。他從前有過一篇游記, 以“畫”名文,題為《赴法途中漫畫》①;篇首有說明,深以作文不能如作畫為恨。其實他 只是自謙;他的文幾乎全是畫,他的作文便是以文字作畫!他敘事,抒情,寫景,固然是 畫;就是說理,也還是畫。人家說“詩中有畫”,孫先生是文中有畫;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4)
10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加拿大28工人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