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陳道子草創猿臂寨 云天彪征討清真山

時間:2013-08-06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俞萬春 點擊:

蕩寇志(全文在線閱讀)  >   第九十回 陳道子草創猿臂寨 云天彪征討清真山

 

  卻說永清不見麗卿的下落,十分著急,位叫查問。少刻,麗腳跟隨的那些女兵,隨著尉遲大娘都回來,一個不少。都說道:“大軍混戰之際,姑娘追一員賊將,往正北上去。姑娘的馬快,婢子們趕不上,只好先回。”永清叫苦道:“怎地只是孩子氣,萬一失陷了怎好?待我親去尋他。”真祥麟道:“將軍不可輕動,待小將去尋。”祥麟請了令箭,帶了百十騎人馬,并同尉遲大娘那幾個女頭目,往他去的那條路上追去尋覓。永清又請萬年也帶些人,分頭去尋。


  原來麗卿在林子邊混戰之時,被他看見了石秀,挺槍驟馬直奔過去。石秀見了大驚,帶著傷那敢迎敵,撥馬加鞭,落荒逃命。麗卿那里肯舍,很命追趕。幸虧石秀也騎的是千里名馬,那匹穿云電一時還追不上。正是:前面的飛云掣電,后面的猛弩離弦。一霎時追了二十多里,看看漸隔得近了,麗卿便放箭射去,卻還射不到。面前已是一座大嶺阻住,石秀順著大路縱馬上山。麗卿見他奔入樹林,也飛馬追上山來,那匹棗騮竄山跳澗,如履平地,有甚追不得。麗卿撲到林子里,那石秀幾個灣轉不見了。


  麗卿見林子那面路雜,沒處尋查,盤過山嶺,看那面嶺下一片平陽,有幾處人煙。麗卿想:“這廝莫非走那里去,我已到此,索性再去尋一轉。真尋不得,便饒了他。”遂縱馬下山,順那平陽路張望。忽見左側山腳邊來了一個大漢,騎著匹點子高頭馬,紫禁面皮,額邊幾根虎須,戴一頂萬字頭巾,穿一領醬色戰袍,系一條玄色戰裙。隨著四五個伴當,都跨口腰刀,挑著些行李。一個伴當掮著一口潑風九環大砍刀,都走到路口。那大漢見了麗卿,兜住了馬,只顧看他。麗卿往前行,那大漢隨在后面亦跟上來,不落眼的從頭至腳細看。麗卿回頭道:“兀那漢子,有些傻角,不走你的路,只管看我做甚!”那大漢道:“咦,我自己生了眼睛,你敢不許我看!怕人看,不要拋頭露面。”麗卿大怒道:“你這廝到我手里討野火么?活得不耐煩,便上來領槍。”那大漢哈哈大笑道:“多少了得女郎都見過,稀罕你這雌兒。”麗卿大怒,挺槍便取那大漢。那大漢忙搶那口大砍刀架住。兩人就那空闊所在,并了四十多合,兩邊毫無破綻。麗卿道:“你這廝好刀法!”那大漢叫道:“且住,有話問你。”各收了兵器。麗卿道:“快說!”那大漢道:“兀那紅姑娘,你莫非當真是東京陳提轄的令愛陳麗卿小姐么?”麗卿道:“除了我,更有那個是他!”那大漢聽了呵呵大笑,滾鞍下馬道:“姑娘,你何不早說,想殺我也。”撤了大刀,在草地上撲翻虎軀便拜。麗卿恐有暗算,逼住槍向道:“好漢高姓大名?何處識得奴家父女來?”那大漢拜罷,立起身道:“姑娘自不認識我,我也只爭得幾日不會得姑娘。我便是江南風云莊上的風會是也。”麗卿叫聲:“阿也!原來是風二伯伯。”忙跳下馬,插了槍,折花枝的拜倒。風會忙回拜了。麗卿道:“適才侄女沖撞二伯伯。二伯伯卻從那里來?”風會道:“從家鄉來。方才恕小人無禮。姑娘何故一人到此?”麗卿道:“我那云龍兄弟可好?云祖公安否?”風會道:“都好。云龍同我往他老子任上去,從此經過。他在后面那人家處修刀鞘就來,是我先行一步。”麗卿大喜,道:“他在那里?”風會指著一處人家道:“他在那向,好道就來也。”麗卿道:“我們何不迎上去。”風會道:“何用性急。”叫一個伴當道:“你去看看云官人。為何還不來。見他可說東京陳小姐在此。”


  那伴當跑上去,沒多時,只望見那村口一個少年,帶著兩個人,騎匹白馬,緩轡而來。風會道:“他已來也。”只見那件當急跑上去,到馬前回指著說了幾句。那云龍把馬加了兩鞭,潑刺刺的趕到面前,飛身下馬,與麗卿相見,滿面笑容道:“姊姊。那陣風兒吹你到這里,伯父安否?”麗卿道:“一言難盡。我爹爹為你的丈人被貪官逼迫不過。愚姊同你分手之后,無一日不記掛你。我的爹爹沒奈何,權去猿臂寨避難。你的爹爹又錯怪了你的丈人。我又沒處得你個信。”風會笑道:“這些事我們都知道了,只請問姑娘何故一人到這里來。”麗卿道:“我憂得你苦。如今我爹爹要奪那青云山用,教玉郎兄弟領兵,昨夜殺敗了那廝們,有一個叫什么拼命三郎,說是我的仇人。我要殺那狗頭,他卻怕我。直追到這里不見了,兄弟可曾看見?是個騎白馬的后生。”云龍道:“卻不曾打眼,想是落荒逃脫了,追也無益。”麗卿道:“造化了這廝,我們回去休。”風會、云龍商量道:“我們就去轉轉。”麗卿大喜,就地上拔起槍,飛身上馬。風會、云龍也都騎了馬,帶了從人,都過嶺來,尋路回青云山。風會道:“方才見姑娘這般模樣,又帶著東京口音,也有些疑心,那知果然是你。姑娘真好槍法,怪不得云威相公都佩服。”麗卿道:“二伯伯的大砍刀端的整齊,奴家那里攻得進。”云龍驚道:“二位幾時交過手?”麗卿笑道:“我是不認識二伯伯,你又不來,我們好殺得熱鬧。”風會大笑。云龍道:“姊姊方才說什么玉郎兄弟領兵,是那一位?”麗卿道:“便是你那表兄,會寫字的祝玉山。我叫他做兄弟,有時順口叫他玉郎。”云龍、風會都驚訝道:“怎的玉山也到這里?”麗卿道:“來了多日了。”遂把永清的事從頭說了一遍。風會、云龍都感嘆不已。“如今我爹爹十分歡喜他,已把奴家許配了他也。你那表兄果然了得。”風會、云龍都稱羨不已。云龍道:“姊姊,你又是我的嫂子。”麗卿大笑。


  三人在馬上說著話,已走了十多里。只見左側擁出一彪人馬來,乃是真祥麟、祝萬年尋到。二人見了大喜,祥麟道:“害殺人的姑娘,那里不尋遍,快回去,把你那玉郎急壞了。”萬年道:“我們已在青云山寨里。”麗卿笑道:“奴家又不是三四歲的孩子,敢怕吃那個拐騙了去,他卻恁般干著急。既如此說,你們都來相見了,我先回去,叫他放心。”說罷,縱馬加鞭,竟自搶先去了。萬年、祥麟、風會、云龍四人相見,各道姓名,方知是一家人。萬年與云龍自幼曾會過,此刻也不認識。當時四人大喜,一齊回寨。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加拿大28工人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