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反“漫談”

時間:2014-06-25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魯迅 點擊:

 而已集(全文在線閱讀) > 反“漫談”

  我一向對于《語絲》沒有恭維過,今天熬不住要說幾句了:的確可愛。真是《語絲》之所以為《語絲》。像我似的“世故的老人”〔2〕是已經不行,有時不敢說,有時不愿說,有時不肯說,有時以為無須說。有此工夫,不如吃點心。但《語絲》上卻總有人出來發迂論,如《教育漫談》〔3〕,對教育當局去談教育,即其一也。
  
  “不可與言而與之言”,即是“知其不可為而為之”〔4〕,一定要有這種人,世界才不寂寞。這一點,我是佩服的。但也許因為“世故”作怪罷,不知怎地佩服中總帶一些腹誹,還夾幾分傷慘。徐先生是我的熟人,所以再三思維,終于決定貢獻一點意見。這一種學識,乃是我身做十多年官僚,目睹一打以上總長,這才陸續地獲得,輕易是不肯說的。
  
  對“教育當局”談教育的根本誤點,是在將這四個字的力點看錯了:以為他要來辦“教育”。其實不然,大抵是來做“當局”的。
  
  這可以用過去的事實證明。因為重在“當局”,所以--一學校的會計員,可以做教育總長。
  
  二教育總長,可以忽而化為內務總長。
  
  三司法,海軍總長,可以兼任教育總長。
  
  曾經有一位總長,聽說,他的出來就職,是因為某公司要來立案,表決時可以多一個贊成者,所以再作馮婦〔5〕的。但也有人來和他談教育。我有時真想將這老實人一把抓出來,即刻勒令他回家陪太太喝茶去。
  
  所以:教育當局,十之九是意在“當局”,但有些是意并不在“當局”。
  
  這時候,也許有人要問:那么,他為什么有舉動呢?
  
  我于是勃然大怒道:這就是他在“當局”呀!說得露骨一點,就是“做官”!不然,為什么叫“做”?
  
  我得到這一種徹底的學識,也不是容易事,所以難免有一點學者的高傲態度,請徐先生恕之。以下是略述我所以得到這學識的歷史--
  
  我所目睹的一打以上的總長之中,有兩位是喜歡屬員上條陳的。于是聽話的屬員,便紛紛大上其條陳。久而久之,全如石沉大海。我那時還沒有現在這么聰明,心里疑惑:莫非這許多條陳一無可取,還是他沒有工夫看呢?但回想起來,我“上去”(這是專門術語,小官進去見大官也)的時候,確是常見他正在危坐看條陳;談話之間,也常聽到“我還要看條陳去”,“我昨天晚上看條陳”等類的話。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有一天,我正從他的條陳桌旁走開,跨出門檻,不知怎的忽蒙圣靈啟示,恍然大悟了--哦!原來他的“做官課程表”上,有一項是“看條陳”的。因為要“看”,所以要“條陳”。為什么要“看條陳”?就是“做官”之一部分。如此而已。還有另外的奢望,是我自己的胡涂!
  
  “于我來了一道光”,從此以后,我自己覺得頗聰明,近于老官僚了。后來終于被“孤桐先生”革掉,那是另外一回事。
  
  “看條陳”和“辦教育”,事同一例,都應該只照字面解,倘再有以上或更深的希望或要求,不是書呆子,就是不安分。
  
  我還要附加一句警告:倘遇漂亮點的當局,恐怕連“看漫談”也可以算作他的一種“做”--其名曰“留心教育”--但和“教育”還是沒有關系的。
  
  九月四日。
  
  〔1〕本篇最初發表于一九二七年十月八日《語絲》周刊第一五二期。
  
  〔2〕“世故的老人”高長虹謾罵作者的話,參看本卷第383頁注〔3〕。
  
  〔3〕《教育漫談》原題《教育漫語》,徐祖正(當時北京大學教授)作,載于一九二七年八月十三日、二十日《語絲》第一四四、一四五兩期。一九二七年八月,把持北洋政府的奉系軍閥張作霖,為了加強對教育界的控制,強行把北京九所國立學校合并為“京師大學”,引起教育界的不滿。徐祖正的文章是對這件事發表的議論。
  
  〔4〕“不可與言而與之言”語見《論語·衛靈公》,是孔丘的話。“知其不可為而為之”,語見《論語·憲問》,是孔丘同時人評論他的話。
  
  〔5〕再作馮婦《孟子·盡心》:“晉人有馮婦者,善搏虎,卒為善士。則之野,有眾逐虎,虎負胺,莫之敢攖;望見馮婦,趨而迎之。馮婦攘臂下車,眾皆悅之;其為士者笑之。”后人稱重操舊業為“再作馮婦”,就是根據這個故事。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加拿大28工人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