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動物莊園(第十章)

時間:2018-05-30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喬治·奧威爾 點擊:
動物莊園(全文在線閱讀)  > 第十章
 
  春去秋來,年復一年。隨著歲月的流逝,壽命較短的動物都已相繼死去。眼下,除了克拉弗、本杰明、烏鴉摩西和一些豬之外,已經沒有一個能記得起義前的日子了。
  穆麗爾死了,布魯拜爾、杰西、平徹爾都死了,瓊斯也死了,他死在國內其他一個地方的一個酒鬼家里。斯諾鮑被忘掉了。鮑克瑟也被忘掉了,所不同的是,唯有幾個本來就相識的動物還記得?死ト缃褚怖狭,她身體肥胖,關節僵硬,眼里總帶著一團眼屎。按退休年齡來說,她的年齡已超過兩年了,但實際上,從未有一個動物真正退休。
  撥出大牧場一角給退休動物享用的話題也早就擱到一邊了。如今的拿破侖已是一頭完全成熟的雄豬,體重三百多磅。斯奎拉胖得連睜眼往外看都似乎感到困難。只有老本杰明,幾乎和過去一個樣,就是鼻子和嘴周圍有點發灰,再有一點,自從鮑克瑟死去后,他比以前更加孤僻和沉默寡言。
  現在,莊園里的牲口比以前多得多了,盡管增長的數目不象早些年所預見的那么大。
  很多動物生在莊園,還有一些則來自別的地方。對于那些出生在莊園的動物來說,起義只不過是一個朦朦朧朧的口頭上的傳說而已;而對那些來自外鄉的動物來說,他們在來到莊園之前,還從未聽說過起義的事,F在的莊園,除了克拉弗之外,另外還有三匹馬,他們都是好同志,都很了不起,也都十分溫順,可惜反應都很慢?雌饋,他們中間沒有一個能學會字母表上“B”以后的字母。對于有關起義和動物主義原則的事,凡是他們能聽到的,他們都毫無保留地全盤接受,尤其是對出自克拉弗之口的更是如此。他們對克拉弗的尊敬,已近乎于孝順。但是,他們究竟是不是能弄通這些道理,仍然值得懷疑。
  現在的莊園更是欣欣向榮,也更是井然有序了。莊園里增加了兩塊地,這兩塊地是從皮爾金頓先生那里買來的。風車最終還是成功地建成了,莊園里也有了自己的一臺打谷機及草料升降機。另外,還加蓋了許多種類不一的新建筑。溫普爾也為自己買了一輛雙輪單駕馬車。不過,風車最終沒有用來發電,而是用來磨谷子啦,并且為莊園創收了數目可觀的利潤。如今,動物們又為建造另一座風車而辛勤勞作,據說,等這一座建成了,就要安裝上發電機。但是,當年談論風車時,斯諾鮑引導動物們所想像的那種享受不盡的舒適,那種帶電燈和冷熱水的窩棚,那種每周三天工作制,如今不再談論了。拿破侖早就斥責說,這些想法是與動物主義的精神背道而馳的。他說,最純粹的幸福在于工作勤奮和生活儉樸。
  不知道為什么,反正看上去,莊園似乎已經變得富裕了,但動物們自己一點沒有變富,當然豬和狗要排除在外。也許,其中的部分原因是由于豬和狗都多吧。處在他們這一等級的動物,都是用他們自己的方式從事勞動。正像斯奎拉樂于解釋的那樣,在莊園的監督和組織工作中,有很多沒完沒了的事,在這類事情中,有大量工作是其它動物由于無知而無法理解的。例如,斯奎拉告訴他們說,豬每天要耗費大量的精力,用來處理所謂“文件”、“報告”、“會議記錄”和“備忘錄”等等神秘的事宜。這類文件數量很大,還必須仔細填寫,而且一旦填寫完畢,又得把它們在爐子里燒掉。斯奎拉說,這是為了莊園的幸福所做的最重要的工作。但是至今為止,無論是豬還是狗,都還沒有親自生產過一粒糧食,而他們仍然為數眾多,他們的食欲還總是十分旺盛。
  至于其它動物,迄今就他們所知,他們的生活還是一如既往。他們普遍都在挨餓,睡的是草墊,喝的是池塘里的水,干的是田間里的活,冬天被寒冷所困,夏天又換成了蒼蠅。有時,他們中間的年長者絞盡腦汁,竭盡全力從那些淡漠的印象中搜索著回憶的線索,他們試圖以此來推定起義后的早期,剛趕走瓊斯那會,情況是比現在好呢還是糟,但他們都記不得了。沒有一件事情可以用來和現在的生活做比較,除了斯奎拉的一系列數字以外,他們沒有任何憑據用來比較,而斯奎拉的數字總是千篇一律地表明,所有的事正變得越來越好。動物們發現這個問題解釋不清,不管怎么說,他們現在很少有時間去思索這類事情。唯有老本杰明與眾不同,他自稱對自己那漫長的一生中的每個細節都記憶猶新,還說他認識到事物過去沒有,將來也不會有什么更好或更糟之分。因此他說,饑餓、艱難、失望的現實,是生活不可改變的規律。
  不過,動物們仍然沒有放棄希望。確切地說,他們身為動物莊園的一員,從來沒有失去自己的榮譽感和優越感,哪怕是一瞬間也沒有過。他們的莊園依然是整個國家——所有英倫三島中——唯一的歸動物所有、并由動物管理的莊園。他們中間的成員,就連最年輕的,甚至還有那些來自十英里或二十英里以外莊園的新成員,每每想到這一點,都無不感到驚喜交加。當他們聽到鳴槍,看到旗桿上的綠旗飄揚,他們內心就充滿了不朽的自豪,話題一轉,也就時常提起那史詩般的過去,以及驅除瓊斯、刻寫“七誡”、擊退人類來犯者的偉大戰斗等等。那些舊日的夢想一個也沒有丟棄。想當年麥哲預言過的“動物共和國”,和那個英格蘭的綠色田野上不再有人類足跡踐踏的時代,至今依然是他們信仰所在。他們依然相信:總有一天,那個時代會到來,也許它不會馬上到來,也許它不會在任何現在健在的動物的有生之年到來,但它終究要到來。而且至今,說不定就連“英格蘭獸”的曲子還在被到處偷偷得哼唱著,反正事實上,莊園里的每個動物都知道它,盡管誰也不敢放聲大唱。也許,他們生活艱難;也許,他們的希望并沒有全部實現,但他們很清楚,他們和別的動物不一樣。 如果他們還沒有吃飽,那么也不是因為把食物拿去喂了暴虐的人類;如果他們干活苦了,那么至少他們是在為自己辛勞。在他們中間,誰也不用兩條腿走路,誰也不把誰稱做“老爺”,所有動物一律平等。
  初夏的一天,斯奎拉讓羊跟著他出去,他把他們領到莊園的另一頭,那地方是一塊長滿樺樹苗的荒地。在斯奎拉的監督下,羊在那里吃了整整一天樹葉子,到了晚上,斯奎拉告訴羊說,既然天氣暖和了,他們就呆在那兒算了。然后,他自己返回了莊主院。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加拿大28工人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