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茹毛飲血(2)

時間:2020-06-30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海因萊因 點擊:
星際迷航(全文在線閱讀) >  4.茹毛飲血(2)
 
 
 
 
  羅德飛身跳了出去。
 
  在匕首插進它的肌肉時,他聽到了這頭鹿發出的哀鳴。他的匕首深深地扎進了鹿的肩胛中。同時他也摔到了地上,獵殺還沒有最后完成。
 
  鹿把頭向上仰得很高,然后突然一轉身,逃走了。羅德一躍身,還是沒有抓到它。等他重新站起身來時,空地上已經什么都沒有了。他的心里懊惱極了,他曾經發誓如果在匕首沒有可能收回的情況下,他決不把它扔出去,然而現在匕首也沒了。不過他并沒有讓懊腦停留太長時間,他決定要把問題解決掉。
 
  羅德曾學過狩獵運動中的第一要律,一定要盡快找到受了傷的動物,并盡快殺死,而不是要讓它痛苦地慢慢死去。但是在這里,狩獵并不是什么運動,他要追蹤這頭鹿只是為了要吃它,F在更為關鍵的是,為了生存,必須把他的匕首找回來。
 
  這頭鹿沒有立刻流血,它的腳印是和其他鹿的蹄跡摻雜在一起的。羅德在這塊開闊地來回找了三次,終于找到了第一滴血跡,順著血跡追蹤起來就容易多了,但是現在鹿群已經跑出很遠了,而鹿的速度又比他的速度快得多。鹿群最終停在了半公里外的一片新草地上,他的那只獵物應該在鹿群中。羅德悄悄地停了下來,仔細地觀察著它們。他沒有在鹿群中發現他的獵物。
 
  不過一切表明,獵物還在鹿群中,他正是尋著血跡找來的,F在這些鹿又聚集到了一起,要想把它挑出來還真有點困難。正當他按著血跡在鹿群中仔細尋找那頭鹿時,他突然發現血跡并非只在鹿群中,而是一直滴灑到了灌木叢里。這樣反倒簡單了,不過卻也更加困難了。簡單的是,他不用在這么多類似的動物中百里挑一了;困難的是,要穿過灌木叢本身就是一件困難并且也是更加危險的事。他并沒有忘記,他自己在這里雖然是狩獵者,但同時也是被狩獵的對象。另外,在灌木叢中尋找鹿的血跡也比在草地上要難得多。不過他也知道,只有虛弱的動物才會離開種群試圖隱藏起來。他想,過不了一會兒應該就能找到那頭或許已經倒下去了的獵物。
 
  然而那只動物并沒有倒下去,它似乎和羅德一樣,充滿了生存的欲望。他的追蹤毫無結果,同時自己開始漸漸焦慮起來,如果在天快黑之前還不能了結這頭鹿,麻煩就大了。他必須要找回那把匕首。
 
  此時,兩道痕跡突然顯現。
 
  好像有什么東西在這個偶蹄類動物的小蹄印邊站過,它的痕跡壓在了一滴血跡的上面。他打了個激靈,潛意識里的“叢林雷達”又開足了馬力,羅德靜悄悄地向前搜尋著,他果然又發現了一些新的痕跡……有人走過的痕跡!
 
  一個人的腳印——在這樣一個野生環境中,人的腳印并沒有讓羅德感到輕松,反倒使他更加警覺起來。二十分鐘后,他找到了他們——那頭鹿和那個人。鹿已經倒下,死掉了,也可能是被這第二個狩獵者最終解決的。至于這個人,羅德判斷,應該是個男的,他似乎比自己年紀輕,身材要小一些,他此刻正單膝跪在鹿的旁邊將鹿的肚子破開。羅德退到了灌木叢中。他看了一會又想了一下,這位獵手好像此刻完全專注于自己的獵殺了……他的上面有一根伸出的樹枝……
 
  幾分鐘后,羅德出現在了那根樹枝上,他的手里沒有匕首,嘴里卻叼著一根長長的尖木棍。他向下看了看,對手就在自己的正下方,他把木棍握在了右手里,等待著時機。
 
  下面的獵手把匕首放到了邊上,正彎腰要翻動鹿的尸體。羅德跳了下去。
 
  他摸到了對手身上的避彈衣,剛才它一直被T恤蓋住了。電光火石之間,羅德把手中的尖木棍死死地抵住了對手脖子上的動脈,“別動,否則不客氣了!”
 
  被壓在下面的身體一下子就停止了反抗。
 
  “很好。”羅德滿意地說:“投降嗎?”
 
  沒有回答。羅德手中的木棍又向前頂了頂,“我不是在開玩笑!”他狠狠地說:“再給你一次機會,投降嗎?投降,都有得吃,想惹麻煩,叫你再也沒辦法吃東西?煺f!”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加拿大28工人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