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全能偵探社(第十五章)

時間:2020-07-07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道格拉斯?亞當斯 點擊:
全能偵探社(全文在線閱讀)   >    第十五章

戈登·路站在他所謂的小木屋前,關于身為死者的某些不便之處的想法悄然爬上他的心頭。

按照其他人的標準,這是一幢頗為寬敞的屋子。他從小就想要一幢鄉間小木屋,當他終于買得起時,他發現他擁有的金錢早就超過了他想象中自己有可能擁有的。他買了一幢寬敞的教區長舊宅,盡管這幢房子有七間臥室和四英畝劍橋郡陰冷潮濕的土地,他依然稱之為“小木屋”。真正小木屋的所有者當然不會因此而親近他,然而假如戈登·路會根據別人親不親近他而改變他的行為,那他就不是戈登·路了。

當然,他現在已經不是戈登·路了。他是戈登·路的鬼魂。

他是口袋里裝著戈登·路的鑰匙的鬼魂。

正是因為意識到這一點,他才在他那不可見的行進軌跡上停頓了片刻。他無比排斥穿墻的念頭。他一整個晚上都在拼命避免這種事。他掙扎著企圖抓住他碰到的所有物體,為的就是驅散這個念頭,從而證明自己是有實體的。進入這幢屋子,屬于他的屋子,除了打開正門、邁著業主的步伐走進去,其他任何方法都會給他帶來強烈的失落感。

他望著屋子,打心底里希望它不是維多利亞哥特式住宅的極致樣板,希望月光沒有冷冷地照亮狹窄的山墻小窗和可憎的塔樓。買下這幢屋子的時候,他開過一些愚蠢的玩笑,說它看上去活該鬧鬼,但沒想到有朝一日它真會鬧鬼,作祟的還是他自己的鬼魂。

靈魂深處的寒意攥住他,他悄無聲息地走上車道,遠比住宅本身古老的紫杉在左右兩側依稀可辨。別人有可能在這么一個夜晚走上這么一條車道,擔心遇到他這么一個幽靈,這樣的想法委實令他煩惱。

左側林立的紫杉背后能依稀看見舊教堂的龐然身影,這座教堂日益衰敗,與臨近村莊的另外幾座教堂輪流使用,主持儀式的教區牧師總是氣喘吁吁地蹬著自行車來到這兒,然后氣餒地發現只有屈指可數的幾位教徒在等他。月亮在教堂的尖塔背后冷眼旁觀。

他的眼睛忽然捕捉到一絲微弱的動靜,屋子旁邊的灌木叢里似乎有個黑影在移動,他對自己說,只是你的想象而已,死亡的重負讓你過度緊張。這兒有什么東西能嚇住他呢?

他繼續向前走,繞過教區長館的廂房,走向常青藤盤繞的陰暗門廊深處的正門。他忽然詫異地意識到屋里亮著燈光。有電燈光,還有壁爐的閃爍火光。

過了一兩秒,他才想到家里準備好了要迎接他的,不過當然不是現在這個狀態的他。老管家本奈特夫人應該來過,為他鋪床、生壁爐、做一頓簡單的晚飯。

電視應該也開著,特地為他打開的,好讓他一進門就不耐煩地關掉。

他的腳底沒能在礫石上踩出嘎吱嘎吱的聲音。盡管他知道開門的企圖肯定會招致失敗,但他還是忍不住首先走向前門,想先試試看他能不能打開前門,等打不開之后,他會縮進門廊的陰影深處,閉上眼睛,可恥地放任自己穿過墻壁。他走到門口,停下腳步。

門開著。

只開了半英寸,但確實開著。他的靈魂在驚恐和驚訝中撲騰。門怎么會開著?本奈特夫人對這種事向來一絲不茍。他站在那兒,猶豫了幾秒鐘,然后不無困難地把身體壓在門板上。盡管他只能向門板施加微乎其微的壓力,但門還是不情不愿地慢慢開得更大,鉸鏈發出抗拒的呻吟聲。他走進屋子,沿著鋪了石板的門廳向前走。寬闊的樓梯通往黑洞洞的樓上,門廳兩側的房門都關著。

離他最近的房門通向客廳,壁爐在客廳里熊熊燃燒,他能隱約聽見深夜電影里汽車追逐的聲音。他和亮閃閃的黃銅門把手搏斗了一兩分鐘,徒勞無功之下被迫承認他遭遇了恥辱的挫敗,突如其來的憤怒控制了他,他徑直撞向那扇門——然后穿了過去。

里面這個房間是舒適而溫暖的家居生活的寫照。他踉踉蹌蹌地撲進房間,未能阻止自己在飄浮中穿過一張輕便小桌,桌上擺著厚實的三明治和保溫杯裝的熱咖啡,他穿過有軟墊的扶手椅,掉進爐火,穿過熾熱的厚磚墻,來到隔壁冷冰冰黑洞洞的餐廳。

回客廳的門同樣關著。戈登呆呆地摸索了一會兒,最終不可避免地承認現實,他鼓起勇氣,冷靜而平和地穿過這扇門,第一次注意到木頭內部的豐富紋理。

戈登幾乎無法承受房間的舒適感覺,漫無目標地走來走去,靜不下來,試圖讓爐火的溫暖和活力穿過他。然而爐火無法溫暖他。

他心想,鬼魂每天夜里都該做些什么呢?

他坐下,坐立不安地看電視?墒菦]多久,追車戲就演到平靜的結局,屏幕上只剩下灰色的雪花點和嘩嘩的白噪音,而他還沒法關掉電視。

他發覺自己在椅子里陷得太深,和椅子的物質混在了一起,于是奮力將自己拔出來。他站在桌子中央,企圖借此逗自己高興,然而他的情緒無情地滑向沮喪的深淵,無論如何也拉不回來。

也許他可以睡覺。

也許。

他沒有感到疲倦或瞌睡,心中只剩下對徹底消亡的極度渴望。他穿過關著的門,回到黑暗的門廳,寬闊而結實的樓梯從門廳通往樓上暗沉沉的寬敞臥室。

他空落落地爬上樓梯。毫無意義,他很清楚,假如你無法打開臥室的門,那你也就沒法在臥室的床上睡覺。他穿過臥室門,飄到床上躺下,他知道床冷冰冰的,但感覺不到。月光似乎不肯放過他,明晃晃地照著他,而他睜著眼睛空落落地躺在床上,無從回憶睡眠是什么以及如何入睡。

空虛的驚恐感襲上心頭,那是凌晨四點清醒地躺在床上、時間仿佛停止運行導致的驚恐感。

他無處可去,就算去了任何地方也無事可做,無論他去找誰,人家被他弄醒后見到他都會驚恐萬狀。

先前最糟糕的時刻莫過于他在公路上見到理查德的那個瞬間,理查德嚇得煞白的臉凝固在擋風玻璃背后。他又看見了理查德的臉,還有理查德身旁那個蒼白的影子。

他內心深處本來還有最后一絲縈繞不去的暖意在對他說,這只是個暫時性的問題。就好像難熬的只是夜里,而到了早上,等他看見其他人并理清頭緒就會沒事了。正是那個瞬間趕走了這一絲暖意。他抓住腦袋里那個時刻的記憶不肯放手。

他看見了理查德,而他知道理查德也看見了他。

情況不會變好了。

通常來說,夜里心情格外糟糕的時候,他會下樓去看冰箱里有什么東西,于是他起身下樓?偙却谠鹿庀碌呐P室里愉快。他可以在廚房里晃來晃去,在黑暗中磕磕碰碰。

他順著樓梯欄桿滑下去——有一段是穿過去的——想也沒想就穿過廚房的門飄了進去,然后聚集了大約五分鐘的精神和能量,打開電燈開關。

他得到了貨真價實的成就感,決定開罐啤酒慶祝一下。

他一次又一次地抓起又失手丟掉一罐福斯特牌啤酒,嘗試了一兩分鐘,終于放棄。另外他也完全想象不出該怎么拉開瓶蓋,再說啤酒罐摔了這么多下,啤酒也跑氣了——還有,他就算能打開啤酒罐,又該拿啤酒怎么辦呢?

他沒有身體可以容納啤酒。他把啤酒罐甩出去,啤酒罐滾到餐具櫥的底下。

他開始注意到關于自己的一個規律,那就是他抓東西的能力似乎在跟隨某種緩慢的節奏漲落,他的可見程度也一樣。

但這個節奏并不規則,也可能是,某些時候它的效果不如其他時候明顯。而這一節奏的效果明顯程度似乎也在跟隨某種更慢的節奏起伏。在效果明顯的時刻,他感覺他的力量在增長。

他忽然狂熱地活躍起來,想看看廚房里有多少東西是他能移動或使用或通過某種手段來使用的。

他打開餐具櫥,拉出抽屜,把餐具拋在地上。他讓食品處理機短暫地嗚嗚轉動,他打翻電動咖啡研磨機卻沒能開動它,他打開煤氣爐的開關但點不著火,他用割肉刀亂砍一條面包。他試著把面包塞進嘴里,但面包穿過嘴巴掉在地上。一只老鼠出現了,但立刻逃之夭夭,嚇得毛發豎起。

最后他停下來,坐在廚臺上,精神疲憊但并無肉體意義上的知覺。

他心想,人們對我的死亡會有什么反應?

得知他去世,最難過的會是誰?

剛開始人們會震驚,然后悲傷,接著會調整情緒,讓他變成一段逐漸褪色的記憶,人們繼續過沒有他的生活,以為他去了人們死后該去的地方。想到這里,最冰冷的恐懼充斥他的心靈。

他沒有逝去。他還在人間。

他坐在那兒,對面是個他打不開的餐具櫥,無論他怎么拉把手,門都不肯打開,這件事讓他很生氣。他笨拙地抓起一罐西紅柿,走到這個大號餐具櫥前,用罐頭猛砸把手。門陡然打開,他失蹤的血淋淋的尸體恐怖地向前掉出來。

直到這一刻,戈登才知道幽靈也會昏厥。

他昏了過去。

兩小時后,煤氣爐爆炸的巨響吵醒了他。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加拿大28工人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