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不要和陌生人說話

時間:2020-06-15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艾小羊 點擊:
不要和陌生人說話

 
  母親被騙了。
 
  早晨10點時,她急急忙忙地回來拿錢包,直到午飯時,她還沒有回來。我們邊吃邊等,終于,母親神情恍惚地回來了,進門的第一句話是:“總算到家了。”
 
  原來,母親早上鍛煉時,遇到了一位中年婦女,主動與她拉家常。兩人相談甚歡時,來了另外一個中年婦女,自稱會看相,說我家最近有血光之災。母親嚇壞了,請她指點。她便說自己道行不夠,要找師父。母親回家拿錢,同時被她們叮囑千萬不要告訴家人,否則就不靈了。結果,她們開車把母親拉到附近的一個小區,一人拿走她的錢與戒指,去跟“師父”商量,一人陪她在樓下等。不久,陪她的人也借故走了,母親又等了半個多小時才反應過來,自己被騙了。
 
  異常拙劣的騙局。在我眼里,母親一直是個謹小慎微的人。她從困難年代走過來,勤勞節儉,不會輕易把錢交到別人手中。父親埋怨母親又傻又天真,母親眼淚汪汪地坐在那兒。我只好打圓場,說一定是騙子用了迷藥。母親抬眼看我,想了想,便附和道:“騙子肯定給我下藥了。”
 
  父親報了警。
 
  下午,我去上班,父親賭氣要去醫院看病,母親只好一個人去派出所做筆錄。
 
  讓膽小怕事的母親一個人去回顧那場夢魘般的騙局,我很不放心。勉強堅持到下午4點鐘,我再也坐不住了,請假回去看母親。
 
  下了大巴,我急匆匆地往家趕,卻看到前面是母親熟悉的身影,她身邊同行的是一個陌生人。我好奇,便悄悄地跟在她們后面。
 
  “我大兒子在山東,二兒子在四川……”
 
  母親語速很慢,帶著一點兒山東口音,談起自己的兒女,總是自豪不已。
 
  到了家門口,母親與陌生人道別。我走上去,叫了一聲“媽”,本想問她做筆錄的情況,一出口卻是:“剛才那人是誰?”母親說:“半路碰上的,不認識。”我聽了便有一些生氣,責怪她不吸取教訓,早晨剛被騙,下午又跟不知底細的人說家里的事。
 
  “聽口音,是北方人,人挺好的。”母親小聲說。
 
  “以后不要跟陌生人說話,有話回家說。”或許我的語氣過于嚴厲,母親的臉一下紅了。
 
  我大學畢業后留在武漢,父母退休后便雙雙過來。母親是山東人,父親是湖北人。在武漢生活,對于父親來說,是葉落歸根;對于母親來說,則是嫁雞隨雞。在北方生活了大半輩子的她,聽不懂武漢話,也受不了武漢的氣候。
 
  被騙這件事,讓母親幾個星期都沒睡好覺。我一再告訴她,騙子的同伙一定早就摸清了我們家的情況,所以才會“神機妙算”,讓她深信不疑。母親很不喜歡我的說法,在她看來,每一個主動與她說話的人都是好人。
 
  “那個小張,不笑不說話;那個推銷保健品的,從沒逼我買東西,倒是總教我保健知識;還有水果店的小王,是我們老鄉……”母親說得委屈,父親卻不耐煩地打斷她:“你怎么就有那么多話要說?”
 
  與母親相比,父親的性格則開朗得多,并且愛好廣泛,在小區里有棋友、麻友、釣友。我曾經建議母親去跟小區的老太太一起跳舞,她不愿意。母親一生操持家務,除了看看農村題材的電視劇,幾乎沒有什么愛好。
 
  兩個月后,公安局打來電話,說在附近端了一窩騙子,讓母親去認人。
 
  被抓住的正是騙母親的那伙人?蓮墓簿只貋,母親卻一點兒也不高興。她默默地去廚房準備晚飯,輕手輕腳地洗菜炒菜,仿佛犯了大錯似的躲著我們。父親悄悄告訴我,詐騙團伙里有一個人是常與母親一起鍛煉身體的“老朋友”。
 
  在我們看來,這是一件小事,母親卻因此一下子變得蒼老起來。父親說,她是心里有火,一直沒咽下這口氣。
 
  轉眼秋天到了,這是武漢最好的季節。母親卻極少出門,連早鍛煉都放棄了。
 
  早晨,她忙完一家人的早餐,便坐在桌前,邊看我吃早點,邊與我說話。母親喜歡說過去的事,而那些事情,身為女兒的我,已經聽過太多次。偏偏早餐時間又短,我寧愿安靜地吃點東西,想想當天要處理的事情。所以,對于母親的嘮叨,有時我是不耐煩的。母親一旦看出來,便會噤聲。如此幾番下來,她便也對我說得少了。
 
  一天,我的一份文件落在家里;丶胰r,家里靜悄悄的,我以為沒人,卻聽到母親在陽臺上說話,聲音不似平時,倒有幾分像夢囈。我躡手躡腳地走過去,只見母親站在陽臺上,手里拿著幾張照片,照片上是她在家鄉的幾個老姐妹,有的已經故去,有的也跟著兒女去了外地。“我大兒子在山東,二兒子在四川,你們家小安子還在上海嗎?上海話難懂吧,武漢話我都聽不太懂……”母親絮絮叨叨地說著。在沒有朋友的城市里,在都市安靜的一角,母親的背影顯得那么孤單。
 
  我終于明白一生慎重的母親為什么會上當受騙了。孤獨的人總是格外貪戀那一點關懷與溫暖,哪怕只是簡單的一句搭訕,總好過一個人孤零零地走在沒有回憶的街道上。我眼里含著淚水,悄悄鎖門離開。
 
  晚上,我對母親說:“今天下班回來,有個人問我‘你媽是不是回老家了’。她說很久沒看到你,想跟你聊天。”母親的眼睛里閃著光,急急地詢問我那個人的長相,然后瞇起眼睛,認真地聽我描述。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加拿大28工人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