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

雨楓軒

我們的裁縫店

時間:2020-06-25來源:網友提供 作者:李娟 點擊:
我們的裁縫店


 
  我們租的店面實在太小了,十來個平方米,中間拉個布簾子隔開,前半截做生意,后半截睡覺、做飯,吃飯時就全部擠到外間,緊緊圍繞著縫紉機上的一盤菜。
 
  我們有兩臺縫紉機,一臺鎖邊機,還有一張占去整個“工作間”1/4面積的裁衣服的大案板,案板下面堆著做衣服需要的小配件,案板一側掛著我們僅有的兩匹布。房間的空白墻壁上則掛滿了我們做的各式各樣的衣服。有的是做出來賣的,更多的是別人訂做后一時沒有來取的。
 
  我們的店面雖然小,但這樣的話,爐子燒起來的時候,會特別暖和。很多個那樣的日子——是晚春吧,外面狂風呼嘯,昏天黑地,樹木隱約的影子在蒙著霧氣的窗玻璃外劇烈搖動,小碎石子和冰雹砸在窗玻璃上,“啪啪啪啪”響個沒完沒了……但房子里卻溫暖平和得讓人沒法不深感幸福——鍋里燉的風干羊肉溢出的香氣一滾一滾地波動,墻皮似乎都給香氣酥掉了,很久以后會突然掉下來一塊。至于爐板上烤的饃饃片的香氣,雖然被羊肉的味道蓋過了,聞不到,卻看得到——它的顏色金黃燦爛,還泛著誘人的淡紅。小錄音機里的磁帶慢慢地轉,每一首反復聽過的歌的歌詞都已經失去它自己的意思,只剩一片舒適安逸。
 
  庫爾馬罕的兒媳婦也來做裙子了,她的婆婆靦腆地跟在后面,提個塑料袋子,寬容地笑著。我們給她量完尺寸之后,讓她先付點訂金,這個靈巧敏捷的漂亮女人二話不說,從婆婆拎著的袋子里抓出3只雞來:“3只雞嘛,換一條裙子,夠不夠?”她要訂的是我們最新進的一塊布料,這塊晃著金色碎點的布料一掛出來,村子里幾乎所有洋氣一點的媳婦都來訂做了裙子,她是落在后面的一個了——這是我們這個小地方能追趕的為數不多的時髦之一。
 
  她說:“不要讓我公公知道!公公小氣嘛,給他知道了嘛,要當當(嘮叨、責怪)嘛!”
 
  “婆婆知道就沒事了?”
 
  “婆婆嘛,好得很嘛!”她說著攬過旁邊那個又矮又小的老婦人,拼命擁抱她,“叭”地親一口,又說:“等裙子做好了嘛,我們兩個嘛,你一天我一天地,輪流換著穿嘛!”
 
  她的婆婆輕輕地嘟囔了一句什么,露出長輩才有的笑容,甚至有些驕傲地看著眼前這個高挑苗條的年輕兒媳。
 
  庫爾馬罕的兒媳婦是我們這一帶最出眾的兩三個漂亮女人之一,她有著貓一樣明艷的容顏,目光像貓的目光一般抓人。她的舉止也像只貓,敏捷優雅,無聲無息。長年粗重的勞動和寒酸的衣著似乎一點也沒有磨損她青春的靈氣,反倒令她滋生出一股子說不出的新鮮的野氣——雖然她修長勻稱的手指總是那么粗糙,布滿了傷痕;腳上拖著的那雙干活時才穿的、還沒來得及換下來的球鞋,鞋幫子早垮得沒個形狀了,腳指頭也頂出來一個。
 
  庫爾馬罕的兒子也是一個俊美明朗的年輕人,但一和妻子站到一起,就會很奇怪地遜色一大截子。
 
  我們沒有理由拒絕這3只雞和她那因年輕而放肆的美夢。我們要雞干什么?但是我們還是要了。
 
  “家里雞少了,公公看不出來嗎?”
 
  “看不出來。”
 
  “家里雞很多嗎?”
 
  “多得很。”
 
  “50只?100只?”
 
  “7只。”
 
  “啊——”太不可思議了,“7只雞少了3只,你公公還看不出來嗎?”
 
  “看不出來。”
 
  當地男人不過問家務——已經嚴重到了這種地步。
 
  來這里做衣服的女人們,一個比一個可愛,可愛得簡直讓我們都不忍心收她們的錢了。哪怕是五六十歲的老婦人,撒起嬌來也跟小姑娘一樣動人。她會像念詩一樣哀嘆自己的青春,滿臉難過,眼睛卻狡猾地笑。
 
  所以,到了后來,我們的價格不得不降了一個檔次——實在是沒有辦法呀……這樣一來,我們的生意就更好了,我們也就更忙了,每天天快亮了才睡下。整個喀吾圖小鎮上,我們家窗子的燈光總是亮到最后。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欄目列表
加拿大28工人计划